柚子

无题甜饼

【哎,鑫儿,你知道我为什么爱吃泡馍吗?】
『……不知道』
【傻不傻,你听啊,馍啊,mua】
『⁄(⁄⁄•⁄ω⁄•⁄⁄)⁄知道了』

一觉醒来突然有的脑洞,我知道我文笔很差。写的也乱七八糟,但是我的心是爱他们的,就这样,比心

纸短情长【文笔废,ooc】

卢鑫:
   今天是520,以前的这个日子我也就是当个普通的日子,过了就完了。今年不一样了,我有你了。
   我现在窝在咱们家洗衣机旁边给你写这封不知道是什么的信或者情书。今天终于知道什么叫纸短情长,又无从下笔了。想对你说很多话,又不知道从何说起。我这个人吧,性子有时候急,有时候还温吞吞的,你以后的日子多包容,多包容。鑫儿啊,我是真没想到你也能喜欢我,并且和我在一起。说实话,现在想想那天我也是懵的,你就从房间里出来,然后拉着我说一堆我其实没怎么记住的话。我当时真的好慌啊,怎么就被你听到了?你会不会厌恶我?可当你说你看到华华和我那么亲密你心里不舒服的时候,我还挺开心的,也挺想哭。你别笑我,我有时候是挺没出息的,大老爷们说哭就哭。但我是真高兴啊,你喜欢我,你也像我喜欢你那样喜欢我。我好像理解大学的时候,舍友和女神表白成功脸上为什么傻笑了。能被你喜欢的人喜欢,这种滋味,啧,太爽了。
  鑫儿啊,我不敢对你说我爱你,爱太重了,我怕压坏你,我只能给你喜欢,和对相声、对家人、对朋友不一样的喜欢,这种喜欢只能给你一个人,也只有你一个人。行了,我也不和你絮叨了,也不知道你现在能不能醒,我去给你做饭了。没办法,自己认定的小祖宗,说什么都得掏心掏肺的宠着不是。


                                                                       玉浩
                                              


                         

实在不知道取什么名字凑合看【下】

Ooc我的 吉乐我们的 脑洞玉米的
Corn怎么也没想到,她和乐浩会在这种情况下再次见面。那是她朋友的生日宴上,宴席的最后一道菜是青鱼汤。其他朋友们都在打趣主人,说她小气,只用一条青鱼打发了他们。朋友满不在乎的说你们知道什么,这是我那天出海捕到的,白尾呢,可是大补。其他人震惊于这个朋友的阔绰,却也对这鲜美的鱼汤赞不绝口。谁都没有注意一旁的corn面色苍白,鱼汤一口未碰。深夜,她驾船偷偷来到深海,一遍又一遍的撒网,希望能再次捕到那条白尾青鱼,可渔网始终一无所获。正当她决定放弃,收网决定返航的时候,水下的渔网却突然有了反应,她连忙收网,这是一条红尾青鱼,血色的尾巴美得不可方物,让人移不开眼“你是corn吧,我知道你,乐浩曾经提起过。”corn知道了站在他面前的是谁,他面色依旧有些苍白,像是重伤未愈“杀了我吧,或者把我买给那些达官显贵。”他们对视了许久,师乐冒出这样一句话后,变回了鱼形。

“你为什么不把我吃了我?”在鱼缸中的师乐和过去的一个月一样问着从田中劳作回来的corn,“或者是把我卖掉,这样你就可以拥有你的船,而不是躲在这里种玉米了。”师乐躲开了corn投在水中的食物,长久的不进食让他变得小小的。“我不会把你吃了的”corn没有强迫他,在给他喂了食物后,开始自己的早饭,“而且我也不会卖了你。”这样的对话他们之间进行了太多次。“我去睡一会,你自己在水里好好吃饭,别总想这些有的没的。”corn隔着玻璃戳了戳鱼头,回到了房间。“对不起”师乐在水里用corn听不懂的话说道,他吃光了水中的食物,攒足了力气,奋力一跃。掉到了地板上,鱼的本能让他开始挣扎,他努力控制着自己不发出声响。渐渐的,他的尾巴不在摇摆,眼前也变得模糊。。。

Corn说到这,喝了口茶,我听的心急,连忙让她继续,她斜了我一眼,告诉我,其实故事就到白鱼汤,后面的什么捕鱼都是骗我的,还嘲笑我鱼哪里会讲话,说我幼稚好哄。我听了自然是气的张牙舞爪,连说让她赔我几筐玉米,耽误了我一下午的时间,还赚了我一把泪水。我气鼓鼓的经过他家的玉米地,看着他家雇的那两个工人又凑到一起,故意咳嗽两声,吓得他们赶紧分开。真是奇怪,他家的那两个工人倒是和故事里一样,一个喜静爱穿浅色的衣服一个好动穿的衣服自然是色彩鲜明,就是名字对不上。算了算了,都说是个故事了,那能往真人身上带,难不成自己也去捕鱼试试?摇了摇头,朝着自家柚子园走去。

实在不知道取什么名字凑合看【上】

Ooc我的 吉乐我们的  脑洞玉米的
我的朋友corn曾在一所捕鱼者培训中心研习捕鱼,立志成为这片大陆最优秀的捕鱼师的她,怎么也没想到有一天会和我一个种柚子的喝茶讲故事。

公元218年4月8日,年轻的corn和往常一样,带着捕鱼的工具来到学校划定的捕鱼区进行练习,今天格外的不顺,几次的撒网都没有收获,她决定再试一次。撒网,等待,船上的练习者正等着大海给她的馈赠,收网。渔网并没有传来想象中的沉甸甸。这是什么?练习者好奇的打量着这唯一的收获,一条尾巴呈扇形的珍贵的白尾青鱼。“请放过我,好心的姑娘”corn被吓了一跳,“谁?是谁在那里?”“抱歉,吓到你了,是我,你手中的鱼,能把我放到一个有水的地方吗。”青鱼微微的挣扎了一下。【真不可思议,一条鱼竟说了话】corn把他放到了水桶里。一阵白烟过后,站在她面前的是一个身着白衣的男子,“你好,我是乐浩,我是白尾青鱼的领袖。”幻化成人的乐浩首先进行了自我介绍。“我是corn,一位正在研习捕鱼的渔夫。你刚说让我放过你,是什么意思?”corn打量着面前的乐浩。“我。。。我是出来给师乐找药的,他上次被你们的捕鱼网伤到了。你能放我走吗,他还在家里等着我呢。”corn好奇的看着面前这个面色微红的人鱼【?】“师乐?也是一条白尾青鱼吗?”corn好奇的问着。“不,师乐是一条红尾青鱼。”corn只觉得太阳穴有些突突的疼。要知道,白尾青鱼本就珍贵,这预示着吉祥的红尾青鱼更是一尾难求。许多人为了青鱼背后的泼天富贵不惜舍命闯入深海,可如今自己就这么从一条幻化成人形的白尾青鱼口中得知了难得一遇的红尾青鱼的下落,真是不知道是说自己运气好,还是这青鱼涉世未深。“你走吧,我今天就当没捕到你。”corn盯着他看了一会,突然开口。“嗯?你不想找到红尾青鱼吗”乐浩显然是没有想到corn是这个回答,有些意外。“我只是一个普通人,这泼天的富贵我还没本事也没命拿。你和你的师乐尽早离开这片水域吧。这是我们的捕鱼区,不是每个人都像我这么傻的。”corn别过头去,脸色微红。“如此,多谢了。”乐浩变回原型,奋力一跳回到水中。

一篇和小伙伴 @一步栀子 的脑洞大开,女神节快乐啊,宝宝们
OOC是我的,顶锅走

饭前的胡思乱想

吉乐是我                们的,ooc是我的
玉浩围着围裙在厨房忙活
【卢鑫,你别逗米其林了,给她倒上罐头让她自己吃饭去,你过来打打下手】玉浩把炖鱼的锅盖盖上,让鱼自己收收汁
『来了,来了,玉姐姐今天吃什么?』卢鑫停下对米其林小妞的“蹂躏”,一步一步蹭过来。
【今天吃个鱼,在炒个胸是炒鸡蛋】玉浩一边洗西红柿一边和卢鑫说,【卢少爷,您受个累,把冰箱里鸡蛋打三个。】说着,递过一个碗。
『好好做啊,做的好了本少爷有赏。』卢鑫磕着从冰箱里拿出来的鸡蛋,筷子搅散。
【卢鑫,端着碗过来下】玉浩把西红柿切成丁
【muuuuuua】
『(⁄ ⁄•⁄ω⁄•⁄ ⁄),鸡蛋打好了,本少爷累了,走。。。。走了。』
【卢鑫,哎,你把碗放下啊】
带着番茄红遁走的卢少爷显然是忘了手里的碗。
冰雪未消融
万物悄复苏

一个关于后鼻音的脑洞

因为今天群里得小可爱们说到了后鼻音,进而衍生的脑洞。【这里暗戳戳宣个群:欢迎加入吉祥摇摇批发大卖场,群聊号码:362045839】
---------分页符------------
卢鑫趁着玉姐姐练后鼻音表白  
【石崇豪富反但穷 emmmm~~】
【甘罗运早晚太公~~】
『玉浩,我喜欢你!』
【emmmmmm~】
『玉浩我想和你过一辈子!』
【emmmm~】卢鑫看着阳台上练习的那个背影,也不知道他听没听见。
【晚上要不买点酒回来?】玉浩抻抻懒腰
『买酒干啥』卢鑫抬头
【我对象说要和我过一辈子,我庆祝一下】
(⁄ ⁄•⁄ω⁄•⁄ ⁄)
冰雪消融
万物复苏
又到了花开的季节

梦是反的。【脑洞,瞎写,题目与文章不符系列】

ooc我的,吉乐我们的
2048年,
我们这帮没羞没臊的已经成为了历史,是另一帮没羞没臊的小崽子们的奶奶。
国家的《婚姻法》已经完善
我们会在电视上看到已经花甲之年的他们接受访问
【张老师,卢老师,你们年轻的时候有什么遗憾吗】
【……当年说是鲈鱼工作室,但是其实是吉乐的。】
张老师沉思了一会,回答道。
。。。。。。果然是年纪大了,稳重的玉姐姐皮干了。不过,和他戴着同款婚戒的那个能不能别脸红傻笑顺便盯夫了。
盯了三十年,你不腻,我们也不腻。












行了,就到这吧。

















真的,别往下看了。就到这





























2018
你笑着醒来
电视上演着他们的节目
梦是反的。

消愁

【这是一个题目和全文没什么关系的短篇,ooc是我的,吉乐是我们的】
一杯敬明天
得到笑傲江湖总冠军的那个夜晚,
在路边的排档上,两人吃着烤串想着以后得日子
【玉浩,走一个】卢鑫举起酒瓶,往玉浩那边靠了靠,
【你少喝点,胃又疼了我可不管你】玉浩嘴上说着,
一边用自己手里少点的啤酒瓶换了卢鑫手里新起的酒。
【嗯。。。总得说点什么】卢鑫乐呵呵的笑着,像是小孩子玩游戏输了耍赖似的倒在了玉浩身上,装满星星的眼睛看着喝啤酒的他。
【就,,敬明天,希望咱俩能不辜负师傅他们的教导,好好把相声说下去。】玉浩没有像往常一样脸上带着嫌弃推开卢鑫,把瓶嘴往卢鑫的酒瓶前一放,【来吧,走一个】。【敬明天】两个人碰了一下,仰头喝了下去。
【哎呀,玉浩我喝多了,走不动了。】卢鑫继续耍赖想让玉浩背他回去,【卢鑫,你再不自己走我就亲你了啊。】玉浩“威胁”道,唇上是意外的柔软,带着同样的酒气,有些凉,还没来得及反应,眼前的卢鑫就已经跑到了后面,扑在背上。【你亲过了,你得背我】卢鑫把头埋在衣服里,闻着玉浩衣服上混杂着皂香和烤串啤酒的味道,腿随着玉浩的步伐一晃一晃,有一搭没一搭的和玉浩聊着以后。
一杯敬过往
【卢鑫,这杯酒敬你,谢谢你今天能来参加我和小鸥的婚礼】玉浩穿着笔挺的西装,脸上带着回忆里一样的笑,举着酒,牵着他心爱的姑娘走到了卢鑫面前。
【新婚快乐啊,吉娃娃,你这个人最大的优点就是眼光好,第一次是我,第二次是弟妹,先干为敬了啊】卢鑫打着哈哈,脸上带着祝福的笑,仰头喝下杯中苦酒,闭上眼睛刻意不去看玉浩眼中暗藏的关心,不去想那些从前和玉浩甜蜜的过往。
清醒的人最荒唐。